产品展示

您的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产品展示 > 微信打印机 >
清明祭|长眠异乡的战友,你们还好吗?

  3月28日上午,中韩双方在韩国仁川机场对2017年发掘确认的20具在韩志愿军烈士遗骸进行交接。中方礼兵双手托起棺木,列队登上人民解放军空军接运专机。百万网友在线为英雄点亮回家路,让英灵在清明节前魂归故里。

  山有木兮国有殇。魂兮归来,以瞻家邦。又逢清明,春雨纷纷。当我们的内心被一座座坟茔牵动,当我们手捧菊花敬献英灵,他们,是幸运的,是被铭记的,是叶落归根的。然而,跨过山、越过海,还有这样一群人,他们为了国家利益、为了人类事业,永远地倒在了异国他乡。那些长眠于海外的战友在哪里?他们,还好吗?

  坐标:韩国京畿道坡州市“朝鲜军军墓地”

  在韩国的志愿军军人墓地。

  据官方的统计数据,当年共有134万军人赴朝参战。战争结束时,共有183108名烈士牺牲在异国他乡。由于抗美援朝战争作战地域广,战线拉得长,战场情况复杂,除了我们所知晓的多座在朝人民志愿军烈士陵园以外,还有部分烈士英魂安葬于韩国。

  在韩国京畿道坡州市积城面沓谷里有一座墓地,距离朝韩军事分界线仅有6.3千米,这里安放着数百具志愿军烈士遗骸。墓碑上标注着这些烈士遗骸挖掘的时间、地点,但因年代久远,志愿军遗骸身份难以确定,只能用中文和韩语标明“军无名人”。

  自2014年开始至今,韩方连续五年向中方移交在韩人民志愿军烈士遗骸共589具。如今,虽然很多遗骸已转移到,重庆巴南红衣男孩,但墓碑仍保留在那里,上面注明“已送还”。一寸山河一寸血,一热土一魂。一块块干净肃穆的大理石墓碑特意朝北建造,那是军人遥望故乡的方向。

  坐标:巴基斯坦吉尔吉特烈士陵园

  阿里艾哈迈德在打扫烈士陵园。

  在巴基斯坦北部城镇吉尔吉特,有一座烈士陵园,这是为修筑喀喇昆仑公路而牺牲的88位建设者的墓地,也是每一个走在喀喇昆仑公路上的人都会去祭拜的地方。

  1966年至1978年,援助巴基斯坦建设巴北部地区唯一的对外经济生命线――喀喇昆仑公路。公路穿越喀喇昆仑、喜马拉雅、兴都库什三大山脉和帕米尔高原,修筑难度极大,是名副其实的“天路”。12年间,数百名工程技术人员为此献出了生命,他们中的88人永远留在了异国的土地上,这条公路也被称为中巴友谊公路。

  陵园按的方式修建,园内种满了苍松翠柏。陵园的中间,矗立着白色纪念碑,红色的碑文写着:“援助巴基斯坦建设公路光荣牺牲同志之墓”,建碑日期为1978年6月。纪念碑的后面,是88位牺牲在他乡的建设者的墓地,每一个墓碑上都写着他们的名字。

  照片中的守墓人,重庆巴南红衣男孩,名叫阿里艾哈迈德。这位普通的巴基斯坦老人自1978年起自愿在这里守护陵墓,重庆巴南红衣男孩,当时年仅22岁。他说:“在公路的修筑过程中,我亲眼看到人为巴基斯坦的发展进步昼夜劳作,为我们牺牲,他们让我非常感动、很受鼓舞。只要我活一天,我在这里的工作就不会停歇。”

  坐标:老挝乌多姆赛省孟赛、纳莫烈士陵园,老挝川圹省烈士陵园

  位于老挝乌多姆塞省孟赛的烈士陵园。

  老挝川圹烈士陵园。

  青山埋忠骨,异国驻英魂。在上世纪六、七十年代支援老挝人民的斗争中,数百名烈士英勇捐躯,用生命履行了崇高、神圣的主义使命。目前,在老挝乌多姆塞省勐赛、纳莫和川圹省三个烈士陵园分别集中安葬着129、81和5名援老烈士。

  一位抗战历史研究学者曾说:“境外烈士的现状,代表着一个国家的良心,当然也反映出一个国家的综合实力。”2016年9月,中老两国政府签署了《关于修缮和保护在老烈士陵园的协定》,在老烈士陵园全面启动修缮保护工程。2017年4月底,川圹烈士陵园率先完工,孟赛和纳莫烈士陵园修缮工程也正在稳步推进。

  青松翠柏,重庆巴南红衣男孩,椰树成行。修缮后的川圹烈士陵园占地面积3475平方米,扩建了2561平方米。从陵园大门拾级而上,重庆巴南红衣男孩,陵园中央高12米的纪念碑巍巍耸立,碑的正面用中老两国文字镌刻着金色大字:“革命烈士永垂不朽”。

  坐标:越南北江省陶美烈士陵园

  陵园中央主碑上刻有越文字“世代铭记烈士恩情”。

  陶美烈士陵园共葬有217名于1967年至1968年间牺牲的援越抗战烈士,是越南境内安葬烈士最多的陵园。

  50多年前,在越南人民抗美救国战争中,应越南党和人民的请求,政府先后派出32万名中华儿女奔赴越南,同越南人民并肩战斗,抗击外来侵略。在艰苦卓绝的战斗中,1400余名优秀指战员长眠在越南国土上,用年轻而宝贵的生命筑起了中越友谊的不朽丰碑。

  驻越南大使馆于2005年编撰了《援越抗战烈士名册》。名册清晰记载着烈士们的姓名、出生年月、牺牲日期、籍贯、生前单位和职务,以及每座烈士陵园的平面图和照片。

  烈士名册记载:1951年至1976年间,在越南牺牲并安葬的烈士共1446人。这些烈士按照当时中越双方达成的“就地安排”原则,重庆巴南红衣男孩,分别安葬在越南北部和中部22个省、市的40座烈士陵园中。这些陵园规模大小不一,越南各级地方政府部门对烈士陵园大多安排专人管理,重庆巴南红衣男孩,定期祭扫。

  坐标:坦桑尼亚专家公墓

  坦桑尼亚达累斯萨拉姆市专家公墓。

  20世纪60年代,坦桑尼亚和赞比亚喜获独立,但仍面临外部势力封锁,渴盼铁路通道。尼雷尔和卡翁达总统求助毛主席,定下援建大计。5万多名工程技术人员与坦赞人民一道,夜以继日,攻坚克难,于1976年建成全长1860.5公里的坦赞铁路。坦赞铁路被誉为“自由之路”。

  异国青山埋忠骨,往昔峥嵘今犹酣。巍巍德业馨赤土,未竟成真报九州。长眠在这里的是为援助坦桑尼亚国家建设而殉职的69位专家和技术人员,其中51位为修建坦赞铁路而牺牲。

  整个陵园安静肃穆,金色的合欢树旁花岗岩筑成的墓碑一排排整齐而宁静地挺立着,洁白的汉白玉纪念碑上镌刻着“专家公墓”和“为援坦赞铁路建设及技术合作而牺牲的烈士英灵永垂不朽!为中坦经济往来做出贡献的英灵永垂不朽!中坦友谊万古长存!”的金色铭文。30多年来,我国政府多次修缮墓地,并安排专人看守。近年来,多位国家领导人都在访问坦桑尼亚期间专程来专家公墓凭吊。祖国不会忘记这些为中坦、中非友好事业牺牲的烈士们。

  坐标:俄罗斯罗斯托夫州莫罗佐夫斯克区志愿者纪念碑

  在俄罗斯联邦北奥塞梯阿兰共和国首府弗拉季高加索市的中心,矗立着一座高达20米的纪念碑,纪念碑由方形底座和细长石柱组成,前后两面分别刻着用俄文和奥赛梯文写就的碑文,重庆巴南红衣男孩,译作汉语为“献给战争时期在北奥塞梯为捍卫苏维埃政权而牺牲的同志 北奥塞梯苏维埃主义共和国劳动大众谨立”。这座主义战士纪念碑建立于1960年,是为纪念在苏俄革命战争中牺牲的主义战士而建。这一时期,450余名战士长眠于弗拉季高加索。纪念碑位于波扎尔斯基和伊利斯通两条大街交叉地带的“革命广场”上,这座广场被当地民众称为“广场”。

  在俄罗斯的土地上,矗立着许许多多这样的烈士纪念碑及其他纪念设施,它们都是为纪念保卫苏维埃政权而牺牲的烈士而立。他们的名字无人知晓,他们的功绩与世长存。

  结语

  在茫茫的人海里我是哪一个?

  在奔腾的浪花里我是哪一朵?

  在征服宇宙的大军里,

  那默默奉献的就是我;

  在辉煌事业的长河里,

  那永远奔腾的就是我。

  不需要你认识我,

  不渴望你知道我,

  我把青春融进,

  融进祖国的江河。

  据统计,现有境外烈士纪念设施100余处。烈士们用生命捍卫正义与和平、用汗水和鲜血建成一项项工程、用血肉之躯与各国人民结下深厚友谊。一个有希望的民族不能没有英雄,一个有前途的国家不能没有先锋。如今硝烟散去,忠骨埋他乡,长眠异乡的战友们,祖国不会忘记!人民不会忘记!

相关的主题文章:
QQ客服热线